当前位置

首页 > 另类情感 > 男友太过分,说我是他骑过的女人

男友太过分,说我是他骑过的女人

来源: 等约情感网 时间: 2019-02-15 12:02:25 阅读: 407次

最近一段时间,我常做恶梦。梦里,启桓的朋友指着我的脊梁骨,嘴巴一开一合地不知说些什么,其中一个看不清面目的女人把墨汁直往我身上泼。

我承认,我因为启桓的朋友受了刺激。

本来,我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工厂上班。单位环境不好,化学气味扑鼻。启桓心疼我,就把我介绍到他一个哥们的女友那里工作。他女友叫常娟娟,我之前只见过一两面。

女人之间相处不易,我对常娟娟心存感念,可常娟娟对我未必有体恤之心。

她有一次向启桓抱怨,应该七点起床,我非赖到七点半才起床,说我早上起来不叠被子,还说我把袜子丢在地上。

我们八点半才上班,只要不迟到,我多睡一会儿有什么错。另外,我习惯起床后先上洗手间,回来再叠被子,不像常娟娟她们,起床第一时间就把被子叠了。至于说到把袜子丢地上,那是因为我穿了一天高跟鞋,脚疼得很,回到家,我就把袜子丢在地板上,等洗完澡,再回头把袜子洗干净了。这些其实都是一些小事,只能说个人生活习惯不同,也不存在有多大的过错吧。

可是,启桓听了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嚼我,说我邋遢。还跟一句,说他家里的洗脸台和浴缸,我也从没洗干净过。

我很委屈,但是我忍了,也没跟他们计较。

没想到,常娟娟又跑去跟启桓"告状",说我和别的男的扯不清,和别人勾三搭四的。启桓又信了,对我非常冷淡。

我气哭了。常娟娟怎能这样无中生有?我不想再听之任之,就当着的启桓的面质问常娟娟的男友,让他们拿出我(桐原绘里香作品) 乱来的证据。经过这一对质,常娟娟他们慌了,说没有说我坏话,其实是在夸奖我,说我大方,很会做人什么的。这样一说,启桓才释然。

这还没完。有一天,我跟送盒饭的小妹说了几句闲话,无伤大雅的,又被常娟娟转给启桓,也不知哪里听得不顺他们的耳。结果启桓对我说,你他妈的,别再跟别人说东道西的。

我忍无可忍,发短信把常娟娟和她男友骂了一顿,并辞了职,结果是启桓又来教训我。我说,这件事错不在我好不好。我没想到他这么是非不分。

我的心被伤得很重。启桓跟常娟娟认识才三个月,跟我认识有三年,他却信她不信我,还帮着别人打压我,这让我觉得爱情的根基已经发生动摇。

放下身段

启桓是我哥哥的同事,大我6岁。要追溯起来,五年前我跟他见过一面,但那次见面,两人没有什么交集,一直到三年前,我放暑假回家,这才和他见第二面。这次见面后,他开始追我。当时,我只有19岁,父母反对我恋爱,说我太小了。

我不顾父母反对和他恋爱。恋爱之初,他对我真的很好。我口渴,哪怕是半夜,他也会起床一家家超市,小卖部找过去,给我买王老吉。他会把我像个孩子一样架在他的肩膀上。虽然都是小事,但有时细节能让人感到温暖。

当时,启桓同一个单位的人也追求我。他起先不晓得,知道后他痛哭。因为那人条件比他好,他可能是怕失去我。看他哭得那么伤心,我觉得他对我是真心的,心里很感动。我说,他只是追求我,但我并没有答应他,我对你是真心的,你为什么不相信呢。他才止住哭泣。

恋爱后,我为他付出很多。

他每天差旅费只有八十元,去旅馆我们也住不起。我就从学校宿舍里搬出来,每月花250元租了一个地下室,天天和蟑螂、蜈蚣做伴。我还去打零工卖化妆品,好自给自足,不花他的钱。

一年半后,他家房子拆迁,他要我搬到他家去。我不肯,觉得还没过门就住他家不好。他劝我说这样可以省下钱来结婚。我才同意。我就这样放下自尊,瞒着父母住进他家。

去年初二,他在我家,忽然哭起来,说是过年撇下他的父母。我二话没说,拉着他就往武汉赶。正是春运时节,火车已经买不到票了,天下着雪,路很湿滑,坐汽车也危险。可我陪着他坐汽车经高速,又转了一辆黑的,风雪兼程,终于赶回了他家。当他敲着玻璃窗给他父母惊喜的时候,我却在心里对我的父母说对不起。

觉得累了

我这样付出,他的脾气却越来越坏。尤其这一年多来。

他现在对我说话总是"你他妈,你他妈的"。我还不能表达不满。有一次,他对我说出很侮辱性的语言,说我是他骑过的女人,睡过的女人,是他的女人,就得听他的。我听不下去,还了几句嘴,他让我闭嘴,我不听,他就过来掐我的嘴巴,揪我的头发。这件事后,我向他提出签协议,我写了几条,包括双方不能说侮辱性的语言,不能打人等等。我写好后,他不肯签,他向我承诺,自己再不会了,两个人有感情哪还需要这个,他把那张写着规定的纸抖动着说。

是啊,我们是谈恋爱啊,又不是签合同。我就没有强求他,只希望他兑现承诺就好。

刚开始几天他果然不错,可是过不了一星期,又恢复原样了。

我有四部手机,都被他发脾气时摔坏了,尽管他后来给我买了一部iPhone(手机上网)4S,他自己都舍不得买,可也无法抚平我受到的伤害。

我们在一起两年半,他只陪我过了两个情人节?(记者:两年不是只有两个情人节吗?于莎莎:算上白色情人节,七夕,至少应该有五个。)

今年过年,我给他妹妹买了呢子外套,他说他也要,我就给他买了一套皮衣。我手上就没什么钱了。他去上班,我在家每天就吃火腿肠和方便面。家里洗衣机坏了,我在家洗床单被褥,累了又没吃什么东西,导致发了烧,脸红彤彤的。就到药店买点药,他说你买什么药,回去睡一觉就好了。药就一直没买,等他父母回来把我送到医院,我神志都有些不清了。

饭桌上,我们和他家人谈论着结婚的事情,有电话进来,他却挂断了。回到房里,我说刚才是谁,男的女的,他说男的,我说那你打回去,他承认了,说是女的。这已经是第二次出现这样的事。心里出轨也不对吧,你说呢。

就算这样,我还是原谅了他。可是,出现常娟娟这件事后,大事小情积到一起,我觉得累了。

我现在除了他没什么朋友。他很大男子主义,他不在家的时候,不许我出门,不许我上网吧,我手机里两百个号码被他删得只剩十多个,四个是他家的号码,四个是我家的号码,剩下几个就是我同学的号,还全是女同学。

富养女儿

那天,启桓妈妈说我,莎莎,天这热,你怎么还穿着卫衣啊。我连寒暑都搞不清了。我就觉得冷。

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。我的家境非常好。过去在家里,我总是挎一个包包,穿名牌,去旅游。中国几乎跑遍了。我妈妈信奉女儿要富养,对我肯投资。我哥哥去的地方远没有我多。我从来不在家洗头,每隔两天去美发厅,让理发师给修出一个发型。用的化妆品都是雅诗兰黛或者安利雅姿。我个人条件也不错,个子很高,有一米六八。是兼职模特,以前追我的人不少。有些父母甚至许诺,让我跟他儿子就为我办绿卡。我说这些不是炫耀,只是想说我以前的生活状态,我(风靡网) 以前就是一个公主。

和启桓在一起,我连国产卡姿兰都用不起,衣服就买地摊货。这些我都可以不计较,用流行网络语言说,我就是一朵奇葩。可是这奇葩就要萎谢了。我不想攀高枝,嫁豪门,只想恋人间珍惜,宽容,信任。如果没有这三样,我那些付出又是为了什么呢。

有一次回家,被色狼尾随十几分钟。后来,靠小区保安帮助才脱离危险。我回家后灯都不敢开,怕那色狼盯上。我对启桓说,你对我温柔一点,我缺乏安全感。他却说不知我在说什么。

启桓妈妈病了,我现在每天在电脑上搜菜谱,照顾他妈妈,在家里,我从来不做这些事的,我做这些,他也没说一句好。等他妈妈稍微好一点,我想和启桓冷静一段时间。

启桓父母对我视如己出,如果真的分开,我觉得伤害最大的是这一对老人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