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 > 另类情感 > 我舔寡妇的下面,摸上寡妇的床,寡妇拉我进玉米地

我舔寡妇的下面,摸上寡妇的床,寡妇拉我进玉米地

来源: 等约情感网 时间: 2019-03-29 14:50:31 阅读: 464次

一天,我的老明友乌有接到了两个手机通话,一位是自称律师打来的,一位称公证处的人员打来的,这两位在手机中说的都是一码事: 说有位四十多岁的寡妇去世了,她无儿无女,也从无亲戚来往。这女子临去世前委托律师写了遗嘱,并通过了公证,说她有两处旁产和所剩存款、家俱什物等,一并赠与给我朋友乌有。

乌有接到这两人的手机,认为遇上了诈骗圈套,没往心里去,因为,在他不可能有这事。不妨说乌有是个老实本份的人,除妻子外,从未与其他女子有过密切交往,还什么四十多岁的寡妇死后把全部遗产赠与了他,简至是天方夜潭!

但是,律师和公证处在两天内又向乌有打了三次手机,反复说明这事是真实可靠的。当乌有要向有关部门反映这个诈骗骚扰电话时,忽然机灵一动,上网查了查。当他在相关的官方网上查对核实时,他懵圈了。

一切似乎是真实存在的。

乌有找到打手机的律师,又同这位律师来到了公证处。

一切都是真的,就是说:一位名叫怀艾艾的四十四岁的寡妇去世了,在遗嘱中把所有她本人名下的财产,赠与x市x区x小区x楼x单元的乌有市民。白纸黑字,八处红手印一清二楚,也就是说,这位女子在人去前,钱财都没用完。

嘚!一切非我朋友莫属,推也推不掉。

乌有虽然在懵头转向中,稀里糊涂地签文书,摁手印,照单全收,并且还到了现场确认了所有财产,但是,他却连一个子子也不敢动。因为这些确实不该属于他。他在那遗产赠与人房间里看到她的照片时,心里摇了一万次头,因为他敢对灯发誓,他从来不认为世界上有这个女子,哪怕有点像她的女子。于是乌有就像怀了鬼胎,不但不敢动那笔遗产,也不敢向任何人提这件事,就别说向他妻子提了。如果他的妻子知道这事,呵,后果不堪设想!

乌有心理压力很大,半年后终于忍不住向我倾叙这件事。因为,他认为我俩是几十年无话不谈的老朋友了,我嘴严。

“奇了怪了!”我听了十分惊疑:“要说是误会吧,哪有这么多巧合的地方?”denyue.com

“这不说吗?蹊跷就在这里,遗嘱上被赠与人就是我,我的祥细住址,我的性名,手机号码,甚至年令,一点不差。从遗嘱的叙述内容看出,这位女子是赠给了她的多年关系密切的一位男友,与我有什么关系?唉!真把我纳闷死了。所以,我不能动这份遗产。”

我点点头,说:“她的男友能是谁呢?……天呢!……”说到这我眼前一亮:“哎!难道?难道是这么回事吗: 有个男人冒名顶替,以你的身份姓名骗她,与她来往,后来这个男的或出于某种考虑,担扰,或者什么原因不与她来往了,但时期还不长,她对他还有感情。这时她突然暴病了,就连忙写下这份遗嘱,还没来得及同她那个男友联系上就去逝了对吗?”

乌有想一会说:“不对,按说死者应该先联系上她的男友,才能写这个遗嘱。”

“也难说。”我说:“如果死者联系了,但是没联系上,因为男的不愿同她来往了,而死者并不认为是这样的,她对这男的仍有感情,而且时间紧,再加上,有没别的遗产被赠与人,或者不愿意赠与别人,那么在这种情况下,她就毫不犹豫地赠给了这个男友。对吗?”

“依你这样的分析,有个认识我的人怕与她来往引起麻烦,看我老实,就以我的名义冒名顶替,为的是,将来一旦遇上麻烦容易脱身?让我替他兜着,特么太缺道了!”

“对,但他万万没想到出了这种事!”

乌有紧锁眉头苦苦思索,自言道:“能是谁呢?谁能办这种事?他为什么不虚构一个人物呢?”

“我认为一定是一个出于坏心,想栽害你,同你有过忌的人干的。”www.Denyue.com

“谁呢?…………难道是那个梁子吗?”乌有嘀咕。

“梁子……哎……有可能,我知道你俩的事。我记得当年咱上大学时,你俩争过你现在的妻子,后来结果你赢了,他一定是一直忌恨你和你妻子,自己作坏事让你顶着名,如果出现坏结果,就会遗祸于你俩,破坏你的家庭,但他没想到结果是这样。看来这家伙还不知道这件事!如果我们分析的对,梁子知道了这件事,一定会来找你。”

“如果他来找我怎么办?”

我想了一阵说: “我想应该是和解。因为,梁子无法和你打官司,他既不名正言顺,又难拿出他与死者相爱的证据。他是有妻儿家室的人,与那女人属于偷欢,他还能拿出他与那女人的公园合照作为证明吗?法院不会支持他。所以,他只有求你和解,请求你给他一部分财产,到那时只有凭你的良心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