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 > 另类情感 > 宝贝你的小洞真紧真舒服,小东西你怎么能这么紧,才一个手指你就这么紧

宝贝你的小洞真紧真舒服,小东西你怎么能这么紧,才一个手指你就这么紧

来源: 等约情感网 时间: 2019-08-17 01:03:57 阅读: 115次

宝贝你的小洞真紧真舒服 小东西你怎么能这么紧 才一个手指你就这么紧

  妈妈回来了,她说永远不再想念那个臭男人了。啧啧,大家来听听,决心还挺大,说得跟真的一样。我知道这可不是真心话,言不由衷的语言,从神态上就一览无余。你看她哭丧着脸,看着要多伤心有多伤心!

  我知道她有多爱他,跟中蛊一样深。你看过电视剧里的江湖人士,中了蛊多痛苦吧?深入骨髓的痛,不治疗直接就是一个死。我妈那时就这样,仿佛那个老男人不要她了,她就不能活下去了。

  她对男人的依赖之深,说到底就是不自信,不自立,不自强。农村女人都有“嫁鸡随鸡嫁狗随狗”的思想,那时候几乎都这样。农业社会,小农经济,手工劳作,到处离不开男人。男人这种生物,身体强壮如牛,行动雷厉风行,能挑担子走悬崖峭壁,能推车子上高山——那时候的农村汉子,就是一个家庭的灵魂人物,家里的顶梁柱。当然现在这样身体壮如牛的汉子少了,也没市场了——但那时候不行啊。妈妈嫁到我们小山旮旯十四年,吃亏就吃在我爸是病秧子上。她挑着担子走山路,没少挨摔骨碌,每天伤痕累累。她看着身旁的健硕汉子,走路如飞,肩挑重担如履平地,她那个羡慕嫉妒恨啊!

  后来她跟臭男人相好了,看他干活的样子就春心荡漾。那时候的爱情就是:有情饮水饱。你懂我的悲,我感恩你的汗水。因为爱,她忽略了他的丑陋,觉得他哪哪都好。情人眼里出西施,王大憨就是她的潘安宋玉,农村妇女心目中的白马王子。哈哈……但我看他就是一个王八蛋!

  本来她被乱点鸳鸯谱的姥娘姥爷“转亲”转给爸爸,虽然难过悲伤,但她也曾经抱着满心的希望,希望和爸爸过一辈子。为了能让爸爸和奶奶满意,她明明不喜欢爸爸,还是(委)屈求全地给他生孩子。生一个是女孩,挨打;生两个是女孩,更打。妈妈对婚姻失望了,甚至绝望了。

  那个强壮如牛的汉子,像一个土匪,硬生生闯进她的世界里。她早已经休眠的爱情慢慢复苏了。她竟然爱上这个大她十三岁的老男人。他有什么好?最大的好处就是人家不打女人,就这一点把妈妈打动了。不同于爸爸的男人都是好男人——这是她简单的思想逻辑。

  就这样,她把自己身不由己地陷进爱情的泥沼里,飞蛾扑火地和他私奔。对现在的我来说完全就是一个笑话。但旁观者清,当局者迷。妈妈自己觉不到。她认为自己有为爱赴死的豪迈,把自己感动死了。但在别人眼中,她的私奔纯粹就是一个笑话!

  哈哈,话不多说,就说那晚她回来了,还给我和妹妹买了西餐。那时候我们整个临沂市只有一个西餐厅,汉堡、鸡腿、鸡米花什么的都没听说过。但妈妈却给我们买了两个汉堡,两个鸡腿,闻着那个香啊!妹妹皱着小小的眉头,深深沉睡着。她那么瘦小,显得孤苦无依,让我们看了不由潸然泪下,心疼不已。怕她不放心妈妈,我轻轻摇晃她,把她叫醒了。

  妹妹一看见是妈妈回来了,(委)屈地小嘴一撇,哇哇哭起来,嘟囔着:“妈妈,妈妈,以后别离开我们啦。我好害怕……”看着真可怜,我不由自主地跟着啜泣,责怪得看着妈妈。

  妈妈脸一红,爱怜地抱起妹妹,把她捂在胸口哭得涕泪横流。她低声说:“二妮啊,妈妈以后不离开你啦。其实妈妈去干活挣钱了。临时去饭店洗盘子,一下午半晚上,我挣了五十多块。今天有人结婚,饭店洗碗工忙不过来,我正巧碰上熟人,临时就去了。”

  听她这样一解释,我和妹妹都放心了,家里的气氛也变好了。

  妈妈擦擦眼泪,笑着说:“快吃西餐吧,一会凉了,就不好吃了。”

  一听有吃的,妹妹一个劲咽口水,一副贪婪的逗比样子,她的肚子也配合地“骨碌骨碌”叫。我跟着悄悄咽口水,看着妈妈傻笑。

  妈妈让我们快去洗手,我俩跑得比兔子都快。那是生命中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东西,我们舍不得吃掉,小口小口地品尝。妈妈悄悄咽口吐沫,笑着说:“快吃吧,吃完了好去睡觉。”

  第二天,妈妈送我去村里的初中插班了。她好话说了一箩筐,千恩万谢才作罢。送我进教室前,她拍拍我的肩膀说:“孩子,妈妈上学上到初中毕业,要不是你姥姥反对,我可能能去上大学。识这几个字,我明白女人要想跟命运叫板,就得多读书,多认字!妈妈把希望寄托到你身上了,你一定别辜负妈妈的期望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