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 > 情感隐私 > 妈妈不在家,爸爸日了我 快点,好大啊,啊,好爽 额~啊~啊~~啊~啊进来啊

妈妈不在家,爸爸日了我 快点,好大啊,啊,好爽 额~啊~啊~~啊~啊进来啊

来源: 等约情感网 时间: 2019-03-29 14:32:00 阅读: 278次

珍宝家园的深夜寂静,漫天浓墨,犹可见小区A 栋13楼的灯火灿灿。

? ? 他们主卧室的墙面被刷成新春的第一抹鹅黄,抹茶色的格子纹榻榻米上,林平第一百零一遍看福尔摩斯和阿加莎,那凶手若隐若现呼之欲出的时候……陶枳正在厨房,耐心把洗干净的碗筷一一放进消毒橱柜,厨房里没有花,只有一扇大的窗,窗外依稀有夜景,刚好,有风吹过。

? ? “老公,肚子饿了耶,我们煮宵夜吃好不好?”林平的声音从卧室里懒懒传过来。陶枳最后用毛巾擦净双手,“饿了吗,家里剩的材料不多,那做鱼生粥可以吗?”

? ? ? 林平穿着粉色的Hello Kitty毛绒睡衣,自然卷的短发惬意耷拉在她圆润肩膀以上,露出一截皙白软嫩的脖颈,“老公,你是说要做鱼生粥吗?就是鱼片切得薄薄的,贴在碗底,滚粥烫下去灼熟鱼片,粥里再放一点白胡椒粉,好好好好吃……”

? ? ? 陶枳转身,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熟悉揽在她左边腰上0.5公分,然后他稍微用力拉近,她的额头就恰好抵在他下巴位置,“嗯,对,做平平说的那种鱼生粥好了。”林平偷偷嗅着陶枳身上的隐约皂角香气,环视四周,“阿枳,你洗完澡好好闻啊……”陶枳低声轻笑,“嗯,乖,你坐一边玩会,我做好叫你。”

? ? ? 厨房另一边有张老古董折叠桌,是陶枳的爷爷过世后才传给他,陶枳向来宝贝得紧。那张桃花心木的桌子,摊开来可以让两个人舒舒服服吃顿饭,也足够平常铺开宣纸随便写手毛笔字。现在林平就坐在那张老古董桌子旁,双手浅浅撑着下巴,努嘴说道,“阿枳,等开春了,窗外是不是就可以看见满满的梧桐树叶子,看它们,在不同季节里如何变换着不同细节的绿意?虽然现在它的叶子早落了大半,昨天起床,我还看见阳光透过梧桐斑驳的枝丫,不声不响地照进我们的厨房呢……”

? ? ? 陶枳莞尔,“可能吧,平平,粥好了哦。”他用木质托盘端过来两只瓷白的碗,而另外放置的粥勺也十分精致,勺柄上分别简单用水彩勾勒出花案,一个是牡丹并蒂一个则是锦鲤成双。陶枳几不可察地皱了下眉头,“小心烫啊!慢点吃,你,慢点平平……”林平朝他匆忙一笑,俏皮地呼呼喊烫,“阿枳,这鱼生粥快要鲜掉我舌头啦!”

? ? 『盐水花生』

? ? ? 林芃刚从老家南浦小镇回到宜珠市。晃悠悠的公交车还没驶进市区,林平的电话就来了,“妈妈,你车到市中心没?这一趟累不累?我让阿枳开车去接你好不好……”林芃不置可否,“不用啦我不累!待会一下就到车站了,我多的是车可以回去,你现在才鸡婆什么?还有,上班时间不要老是跟我讲电话,挂了哈……”

? ? ? 林平耳边一阵嘟嘟嘟忙音,“拜托!我几句话都没讲完耶!妈喔,我是你充话费送的假女儿吗?”林芃刚挂断电话,来电显示是陶枳,几秒钟时间,她拢了下被烫成大波浪卷的酒红色长发,微笑接起,“阿枳啊,嗯,对,我回宜珠市了。平平刚跟我说啦,没事,你安心上班就好……哦,好吧,那我在车站东门等你。拜拜。”

妈妈不在家,爸爸日了我 快点,好大啊,啊,好爽 额~啊~啊~~啊~啊进来啊/图文无关

? ? ? 晚上八点半。

? ? ? 珍宝家园1305。一行人吃过晚饭聚在客厅里饮茶,茶叶是陶枳同事去武夷山带回来送他的大红袍。林琅剔着牙侃侃而谈,“喝茶不知道配什么茶食时,来一碟微咸回甘的盐水花生最妙。酒酣耳热,等着下一道菜的空挡,来一碟有细细茴香味的盐水花生亦好呀……”

? ? ? 林枫接着道,“爸,我知道用肥大的东北新花生来做盐水花生最好了……”林平忙不迭接过话头,“舅舅,究竟怎么个好法?”林枫兴致盎然,“平平,这个东北新花生啊——因其还未脱泥土稚嫩的清气,将花生洗净,不用去衣,加水、盐和几粒茴香,小火焖煮至入味即可!完全没有任何厨艺的要求,米其林星级大厨和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娇娥,他们煮出来的盐水花生并无二致……”

? ? ? 林平见舅妈胡蓝蓝眼波一转,朝林枫微微娇嗔道,“就你最见多识广不是?在爸爸面前竟敢班门弄斧,平平,你舅他就只一张嘴厉害,你可别学他……”众人皆笑,苏秀秀从洗手间出来,“和炒花生不一样,盐水花生那种干脆、果断的香,爆裂而油润润的快感,是古今中外嗜酒者的爱物。”

? ? ? 陶枳重新蓄了一壶热水,“外婆所言极是,但据我所知,品尝盐水花生,需要极灵敏的味觉才行。一旦你细细咀嚼它,一种奇妙回甘的幸福感将会在你舌面上层层铺展开来……”林平窝进陶枳的怀里,猫咪一样舒服地睐了睐眼睛,“听闻花生米与五香豆腐干同嚼会有火腿的味道?”

? ? ? 林芃扶额,“我猜,这花生该是风干了的盐水花生吧,否则怎么会有肉类的口感韧劲?不过,万物已自足其美,何必非得要陪着劳什子豆腐干来嚼出火腿味……”林琅一语总结,“文人嘛,总是可以理解的。你们看,有时候吃得太刁钻,多此一举还讨人嫌。”

? ? ? 『阳春面』

? ? ? 昨晚的家庭聚餐散得有点晚了,遂林芃开车,跟父母回了一趟榕园。

? ? ? 林琅和苏秀秀住宜珠市的老城区榕园。榕园顾名思义,小区里种的树木大部分为榕树,剩下的无非香樟或者玉兰,一入夏均亭亭如盖,树下凉风习习,香气随风,阵阵沁人心脾。

? ? ? 林安今年17岁,周末不必在学校住宿,回来他更不爱待在郊外的大房子,背了书包不是去榕园就在表姐家蹭饭。林安一进门,就见林芃从她房间里打着哈欠出来,一头长发乱糟糟,“姑姑,早上好!”“啊……安安也早!现在几点了,吃过早餐没?哥哥和大嫂呢,怎么周末没陪你一起过来?”

? ? ? 林安挑眉,“姑姑,你还不了解他们哦!难得有时间了,我爸自然是去打麻将,胡蓝蓝女士则肯定是在香港的某知名品牌店血拼……”林芃从冰箱拿了一罐可乐顺手扔给他,“算了!安安就体谅一下那两个活宝吧。姑姑去刷牙洗脸,你自己先看会电视、做做作业什么的吧,额,一会叫你平平姐过来,她鬼主意比较多……”

? ? ? 林平和陶枳原本在逛书店,林芃一个电话,“平平,安安现在榕园了,你舅舅舅妈今天不在,要不你和阿枳中午过来这边吃饭?”

? ? “安安在那?好哇,我和陶枳马上过去。耶,妈,那中午我们吃什么?”

? ? “哦,对,你问问阿枳中午想吃什么,我去菜市场……”

? ? “妈妈,反正,好像,我,那个,你女婿未免也太好当了,我这个假女儿含辛茹苦二十几年……”

? ? ? 林芃啐了一口,“别废话,赶紧过来!不然你外婆煮的阳春面啊,连渣都不给你剩信不信,再见。”林平抿唇,没出息地暗自吞了几口口水,才被陶枳发现,他伸手摸乱她头顶细细的短发,“嘿,别着急啊小馋猫……”林平撒娇式地回抱他一下,陶枳的胸膛干净清爽,今日有洗衣粉的淡淡香气,“阿枳阿枳,妈妈好讨厌喔……”

? ? ? 外婆苏秀秀的阳春面,其实就是酱油汤光面,重点都在一碗汤里。阳春面的汤非常简单,将青蒜切碎,碗底放入一朵猪油,再加适量酱油,在滚烫开水中冲下去。酱油被开水稀释后,会产生轻微酸气,从而影响面的口感,所以需要加一点点的糖来中和。苏秀秀拿捏糖在面汤中的比例,乃经过无数次摸索以及练习,到了如今可谓炉火纯青,林家众人一向趋之若鹜。

? ? ? 林平和陶枳驱车前往榕园。车里暖气被陶枳开得很足,副驾驶座位上的林平没过一会就呼呼大睡过去,神情惬意满足,好似接连做完一个又一个美梦……陶枳专心开车,幽蓝色兰博基尼如一尾鱼般,顺利融入那车水马龙之中。